新闻是有分量的

荀玉根:市场处于牛市第一阶段 需优化结构应对波动

2019-03-31 19:58栏目:188bet官网
TAG:

  核心结论:①最新PMI数据回升,基本面5个领先指标中已经有3个企稳回升,符合历史上市场反转的背景,1月4日市场抢跑成功。②牛市有三个阶段:孕育准备期、全面爆发期、泡沫疯狂期,目前市场类似05年下半年,处于牛市孕育期,轮涨后波动会加大。③3月市场波幅小,未来波幅下轨扩大的诱因如基本面同步指标较弱、金融监管、美股下跌,上轨扩大的催化如贸易谈判出现重大突破,阶段性银行攻守兼备。

  优化结构应对波动

  3月以来A股窄幅震荡,上证综指维持在2930~3129点之间波动,当月振幅为6.77%。目前主流观点认为市场将维持窄幅波动情形。然而,我们认为目前市场处于牛市第一阶段即孕育准备期,较难维持低波动状态,需优化结构来应对波动。

  1。市场波动有可能加大

  历史上牛市孕育期及99年“519行情”波动都大。我们在前期报告《牛市有三个阶段-20190303》、《牛市孕育期波动大-20190310》中多次分析过,牛市有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孕育准备期,第二阶段是全面爆发期,第三阶段是泡沫疯狂期。牛市第一阶段的重要特征是波动回撤大,流动性改善推动估值修复,但基本面还未改善,投资者倾向于落袋为安,市场往往会进二退一,上涨后出现较大回撤,比如05年下半年、08年四季度、12年12月-13年4月。2005年6月6日上证综指在触及998点这一最低点后,第一波最高上涨225点至9月的1223点,之后上证综指回撤156点至12月的1067点,即整个第一阶段上证综指的最大涨幅为23%,但累计涨幅只有7%,回撤时吐出前期涨幅的近70%。2008年上证综指在10月28日的1664点见底后,第一波最高上涨436点至12月初的2100点,之后回撤286点至12月末的1814点,期间上证综指的最大涨幅和累计涨幅分别为26%与9%,回撤时吐出前期涨幅的66%。2012年12月4日上证综指在1949点见底后,第一波最高上涨494点至13年2月初的2443点,之后回撤282点至5月2日的2161点,期间最大涨幅和累计涨幅分别为25%与11%,涨幅回吐57%,创业板指2012年12月至2013年4月期间最大涨幅和累计涨幅分别为55%与43%,回撤时吐出了前期涨幅的22%。可见,历史上牛市第一阶段,市场回撤时吐出前期涨幅的6成左右。也有人认为目前行情类似1999年的“519行情”,我们也回顾下当时行情,1999年5月上证综指先从1047点最大上涨709点至99年6月末的1756点,然后在99/6/30-99/9/10约两个月的时间在1471点-1695点之间横盘窄幅震荡,然后从99年9月回撤354点至99年12月的1341点,期间最大涨幅和累计涨幅分别为66%与29%,回撤时吐出前期涨幅的50%左右。

  A股已经窄幅震荡1个月,未来有望扩大。3月以来A股持续窄幅震荡,上证综指维持在2930~3129点之间波动,振幅为6.77%。目前主流观点认为市场将维持窄幅波动情形,上证综指围绕2900~3200点甚至2950~3150点震荡。然而,我们认为目前市场处于牛市第一阶段即孕育准备期,较难维持低波动状态,详见《A股能低波动横盘吗?-20190324》。我们认为未来窄幅震荡扩大有两种情景:一是下轨更低一点,二是上轨更高一点。我们更倾向于第一种情景,即市场进入进二退一的回撤阶段,波动下轨更低。我们在《牛市孕育期波动大-20190310》分析过,牛市孕育准备期市场往往会进二退一,上涨后出现较大回撤。回顾历史,上证综指往往在最大涨幅大约在25%左右开始回撤。19年1月以来上证综指已经累计最大上涨28%,市场未来波动下轨更低的诱因可能是:一是基本面同步数据可能比较弱。我们前期就分析过基本面有5大领先指标,目前3个已经企稳回升(含最新公布的PMI数据),但同步指标仍较弱,1-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080.1亿元,同比下降14.0%。4月通常是基本面更明朗的阶段,所谓春季躁动、4月决断,仍需警惕同比指标较弱的情景。二是金融监管。1月13日中纪委在三中全会指出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,2月22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“要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过低问题”。金融监管制度更加细化中长期利好市场,短期会影响市场资金和情绪。三是美股下跌,我们将在下文进行详细分析。还有第二种情景,市场波幅的上轨向上突破。

  2。密切关注美股的波动风险

  过去美债长短端收益率倒挂都不是好兆头。2019/03/22-03/28期间3M和10Y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现象,最高倒挂5个BP,引发市场对经济担忧。回顾历史,1980年以来3M和10Y美债收益率明显倒挂现象出现过5次,每一次美债长短端利率倒挂都伴随着经济增速和企业盈利的回落(详见表1)。第一次是1982/2-1982/4期间,当时3M-10Y美债收益率利差最高为0.96个百分点,实际GDP同比从1981Q4的1.3%回落至1982Q1的-2.2%,标普500净利同比从1981年的1.3%回落至1982年的-8.9%,对应标普500最大跌幅为15%。第二次是1989/3-1989/12期间,当时3M-10Y美债收益率利差最高为0.35个百分点,实际GDP同比从1989Q1的4.3%降至1991Q1的-0.95%,标普500净利同比从1988年的44%降至1989年的5.5%,对应标普500最大跌幅为18%。第三次是1997/12-1998/10期间,188bet体育平台,当时3M-10Y美债收益率利差最高为0.13个百分点,实际GDP同比从1998Q1的4.5%降至1998Q3的4.1%,标普500净利同比从1997年的12.2%降至1998年的-0.08%,对应标普500最大跌幅为22%。第四次是2000/4-2001/1期间,当时3M-10Y美债收益率利差最高为0.95个百分点,实际GDP同比从2000Q2的5.3%降至2001Q4的0.15%,标普500净利同比从2000年的9.3%降至2001年的-21.5%,对应标普500最大跌幅为49%。第五次是2006/7-2007/5期间,当时3M-10Y美债收益率利差最高为0.64个百分点,实际GDP同比从2006Q2的3.1%降至2007Q1的1.48%,标普500净利同比从2006年的16%降至2007年的-1.8%,对应标普500最大跌幅为58%。在特朗普税改影响下,美国实际GDP从2017年的2.2%回升至2018年2.9%,随着特朗普税改对经济刺激减弱,市场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,比如IMF预计2019年美国GDP增速为2.5%。自1980年以来标普500净利同比增速高点大多在20%多,而18Q3/18Q4标普500净利累计同比为24.9%/23.6%,已连续两个季度高达20%以上,预计美股盈利增速放缓。根据Factset预测,2019Q1标普500净利同比将降至-0.8%,若4月美股一季报大幅下滑,加之目前美股估值也处于历史高位,美股面临的调整压力较大。